Thrash巨頭們

1 ★★★★★Thrash巨頭們★★★★★
文章出自Thrash of the Titans
作者 Richard Bienstock

八十年代中期,Slayer,Metallica,Anthrax, 和 Megadeth 等 headbangers 樂隊四處巡回,統治著世界,而金屬迷們則由衷地感受著欣喜。這是一個講述Thrash Metal 的黃金年代及其可悲的衰退的故事。

1991年6月28日,三個Thrash Metal 最出名的樂隊:Slayer,Anthrax和 Megadeth 在紐約城市麥迪森廣場花園率領一場爆滿的演出,這場演出是被恰當地叫做The Clash of the Titans 的巡回中的一站,這個巡回的名字,就像那被叫做“世界最有名的場地”和當晚的演出一樣配合。在成千上萬呼叫的歌迷的歡呼中,那些樂隊傳達出一個清晰的信息:因離經叛道而惡名遠播,兇爆而激情四溢,重得難以置信的Thrash 音樂不再是地下音樂了,沒有任何對手,成為了毋庸置疑的眾多重金屬音樂之王。

“那年早些時候,在辛辛納提的一場演出后,我們坐在化妝間。”Anthrax 的吉他手 Scott Ian 回憶說,“我們的巡回經理進來告訴我們要和Slayer,Megadeth 一起上路,我是那么的激動,因為我知道那將是很精彩的事。 ”

那的確是,事實上,是非常非常精彩的事。畢竟 Slayer,Anthrax和 Megadeth 是創造出之前十年一些最極端不妥協音樂的樂隊,加上 Metallica 他們被稱作“四巨頭”,是最初原創出 thrash 這種音樂風格的始作俑者,這種音樂吸收了傳統重金屬音樂雷鳴般的力量,加入朋克音樂敵對性的嘲笑,以毫不留情突出的方式表達出來。雖然現在很少用這種 thrash 標簽,但這種音樂和其態度曾經啟發了新一代的音樂人,而特有的快速熱烈,重palm-muted吉他 riffs ,猛擊雙低音鼓 ,和直接粗野避免造作的主唱方式,仍生存于目前無數重金屬樂表演中。

“我們演奏兇猛,真正的金屬樂, The Clash of the Titans 巡回顯示出我們可以自己的方式做自己的事并且取得成功,”Ian 說,“那是非常重要的,那時,將我們和 Ratt, Motley Crüe 那些家伙們混為一談總是叫我們發狂。我不知道他們是什么,但他們明顯不是金屬,我們是金屬!”

1991年,樂迷們衷心地同意 Ian 所有的說法。thrash 成為了那些厭倦了貫穿了大部分八十年代,主導重金屬樂的,花俏過分注重形象的音樂的人的選擇。The Clash of the Titans 是對這種狀況的一種回應。

我記得開始不久 Dave [Mustaine] 收到一個住在 Bay Area 少年歌迷來信,寫道:‘急不可待地想聽你的新東西,希望那比Metallica快。’”——— David Ellefson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17   回復此發言

——————————————————————————–

2 回復:★★★★★Thrash巨頭們★★★★★
就在比十年多一點點前,thrash metal 還不存在。實際上,在八十年代初期,重型音樂整體來說處在極端的困難之中。一方面,很多這類音樂的主要樂隊都面對著高峰期和前十年狂野生活的巨大后遺癥:Black Sabbath 掙扎著和他們的新歌手Ronnie James Dio 重造自己;他們的前主音 Ozzy Osbourne 被吞噬在毒品和酒精的迷霧中;Led Zeppelin 因其鼓手 John Bonham 之死而徹底停飛;Kiss 和原吉他手 Ace Frehley及鼓手 Peter Criss 分手;還有Deep Purple 在多次成員變動后,終于宣布不干了;與此同時,新崛起的樂隊,如英國的 Judas Priest 和德國的 Scorpions 還沒有占據足夠的美國市場。因此,金屬樂的爆炸般的聲音和反叛的靈魂被輕悠解愁舞臺上的搖滾樂隊,如 Journey 和 Foreigner 看中了,他們磨平了這種音樂野性的棱角,用唾液刷亮,然后飼養它,拔牙去爪,加入主流音樂群。

所以這不只是少年時期的夸張天分令領導日后 Metallica 的 鼓手 Lars Ulrich 形容1980年左右的一個美國金屬樂迷的生活是“孤獨的存在”。15歲的時候,他家從祖家丹麥搬到加州 Newport Beach,Ulrich 發現在新家這里實際上還沒有人聽說過他最喜歡的兩個樂隊 Iron Maiden 和 Diamond Head, 也沒有任何關于迅速成長的英國新浪潮重金屬的動靜。

就音樂上來說,被劃做 NWOBHM 旗下的樂隊在聲音上改變非常大;Iron Maiden 史詩般宏偉的編曲和雙吉他和聲,與 Motorhead 干枯的尼安德特式的咕嚕聲關系實在不大,而年輕俊美有著吸引人的流行明星式性感的 Def Leppard 和 Venom 那原始的低音嘶叫還有夸張的撒旦形象也搭不上什么邊。不看他們各自不同的路向,他們和其他 NWOBHM 樂隊,如:Raven ,Saxon 還有 Angel Witch ,一起將重金屬樂徹底修正進入了新的十年。他們繼承如 Black Sabbath 和 Deep Purple 那些前輩的力量,融合朋克搖滾的速度和兇猛,這個方程式也提供了Thrash Metal 的基本要素:美國樂隊吸收了英國人攻擊性的形象,用牛仔褲和皮衣填滿衣柜,以黑色T恤和子彈腰帶作為標志,他們那種通過獨立唱片公司和業余歌迷雜志,自己動手推廣音樂的方法,有效地超過了傳統主流媒體的渠道。

當少數領頭的 NWOBHM 樂隊在享受成功的時候,美國這類音樂的樂迷還很少也差得很遠。所以當Brian Slagel 這個后來建立了一個重金屬私人歌迷雜志和美國第一個獨立唱片公司的南加州少年,1980年夏天在一個音樂會遇到身穿 Saxon 歐洲巡回T恤的Ulrich ,兩人已經有足夠的理由迅速地成為了朋友。

“那場音樂會后第二天,Lars 來我的家,我們聊起英國的情況,”Slagel 回憶說,“那時,還有沒有人知道這些樂隊,因為實在是非常難得到那邊發生什么事的信息。但由于 Lars 剛從丹麥來,他接近那些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東西。 ”

他們兩個一起成天在本地唱片店找尋隱藏著的英國金屬唱片,并且在地下錄音帶交易中交換樣帶和現場錄音,這是一個世界性網絡通過在象 Goldmin 和 Music Trader 這樣的雜志登廣告人們進行溝通。Slagel 還利用他在 Woodland Hills 的 Oz Records 的工作,進口 NWOBHM 樂隊的專輯。少數本地喜愛這種音樂的人終于可以在 Oz Records 得到滿足,而一個小樂迷圈子開始形成。

同時,洛杉磯的金屬樂正在經歷再生期。由派對金屬 Van Halen 的突破成功點燃,新的一批更加前衛的表演者如 Motley Crüe和 Ratt (他們在初期都比后來成功加入主流音樂時更黑更重) 開始崛起。Slagel 開始為很多這樣的樂隊在本地會所訂場,還制作了一個尚為粗糙的簡訊叫 The Hew Heavy Metal Revue 紀錄了開始的情況。1982年,Slagel 受到 NWOBHM 樂隊的一個叫 Metal for Muthas 雜錦碟的啟發,決定制作一個美國版本 Metal Massacre,其中有本地日落大道(Sunset Strip)金屬如 Ratt 和 Bitch,并將唱片最后一個位子留給了自己的丹麥朋友。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17   回復此發言

——————————————————————————–

3 回復:★★★★★Thrash巨頭們★★★★★
“ Lars 總是說,‘有一天我要組一個樂隊’,我就會說,‘當然了,隨便,’ ”Slagel 說。“在他睡房的一角他有一套小架子鼓,但是從來沒有裝起來過。每次看到我都會笑因為那就是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但當我開始編輯 Metal Massacre 時,Lars 來問我,‘如果我組個樂隊,我能在這張碟上嗎?’因為他是好朋友我說,‘絕對!’”

Ulrich 聯絡從加州 Downey 來的吉他手 James Hetfield,他曾經去 James 的金屬樂隊 Leather Charm 試音不成功。Hetfield 對他那新手鼓技沒有興趣,但是可以在一張真正的唱片上擁有一支歌的消息立刻令他成為了一個吸引人的隊友。兩個人在 Ulrich 家,用一個便宜的四軌機,重新制作和錄制了一個 Leather Charm 的舊歌叫 Hit the Lights。 Ulrich 打鼓,Hetfield 負責吉他,貝司和聲音,還有一個當地的牙買加吉他手叫 Lloyd Grant 被借來彈獨奏部分。在 Metal Massacre 第一版中以 Mettallica 的名字出現,這個早期版本的 Hit the Lights 以危險的高速疾馳,以下滑的變拍減弱。這可能是美國第一支 tharsh metal 歌。在最后,那迅疾的吉他 riffs 和 瘋狂的鼓勾勒出很快將要統治世界的聲音之藍圖。

1982年夏,當金屬樂在慘敗后轉入地下舞臺時,其他 Thrash Metal 意識的樂隊,南加州的 Slayer,紐約的 Anthrax,舊金山的 Exodus,在國內四處出現,彼此完全獨立沒有聯系。就如 Metallica,這些樂隊每個都是由十幾歲渴望作自己喜愛的重金屬音樂的少年組成,他們以金屬樂為基礎,創作出一些屬于自己的嶄新且完全不同的音樂。

“人們總是問我,我們的音樂是怎么來的,”1983年在他的高中音樂室看了 Exodus 表演,便加入其中的吉他手 Gary Holt 說,“對我來說,回答是:我不知道比那更好的東西。我就是一個坐在自己臥室中想要盡自己可能寫出最快,最瘋狂東西的小孩。”

很少有樂隊比 Huntington Beach 的 Slayer,演奏得更快,看起來更瘋狂,他們的侵蝕性,電鋸般嗡嗡作響的吉他riff,以及粗糙,喊叫式的唱法,都反映出硬核朋克樂隊如Adolescents,Minor Threat,同G. B. H. 對其的影響,便如這些樂隊啟發了Judas Priest,Iron Maiden 和Venom一般。除此以外,樂隊最初還化著深深的黑眼圈,戴著尖刺臂環和頸圈。他們給人的整體感覺,與細膩這個詞相去甚遠。

“人們開始很討厭我們,因為他們不知道如何理解我們在做的東西。”吉他手Kerry King說,“我們會進入一家俱樂部,然后把那里搞得底朝天。”

結果,很少洛杉磯場地愿意訂他們,因此,當Metallica大部分時間都不成功地在好萊塢俱樂部如Troubadour 和Whiskey試手氣時,Slayer在另一條途徑上。“我們離日落大道遠遠的,因為那里只有扯淡的glam,” Kerry King說,“取而代之,我們主要在橙鄉,像Woodstock和Radio City那樣的地方。”

東岸的樂隊面對類似的問題。“在81,82年這里什么都沒有,”Scott Ian說,“除非你是Twisted Sister,俱樂部不會訂任何做自己原創東西的組合,他們只想要演奏他人作品的樂隊,既算如此,他們也不要像Anthrax那樣演奏Priest, Motorhead 和Ramones作品的樂隊。”

“對我們來說,在哪里能得到演出就在哪里演出” 創建Overkill(取自1979年Motorhead同名專輯)的歌手Bobby “Blitz” Ellsworth 1981年底在新澤西說,“我記得曾在脫衣酒吧演出,他們會叫我們在脫衣舞娘下臺后設置器械!”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18   回復此發言

——————————————————————————–

4 回復:★★★★★Thrash巨頭們★★★★★
在南新澤西一個跳蚤市場設立的唱片店Rock N’Roll Heaven,是一個永遠歡迎東岸金屬樂隊的地方。像Brian Slagel一樣,店主Jon Zazula(即Jonny Z)是一個大NWOBHM迷,本地的金屬迷會聚集在他的店里,找尋英國出的新音樂。Scott Ian就是在那里第一次聽到了Metallica。

“記得在Jonny收到寄來的No Life ‘Til Leather樣帶那天,我在那里,”Ian說,“他放了來聽,我就說,‘這簡直太棒了!這些家伙是誰?’Jonny告訴我,‘他們叫Metallica,我會帶他們來紐約,想辦法出張唱片。’”

1982年底,在多次成員變動后,Ulrich和Hetfield以藝高自負的主音吉他手Dave Mustaine,和來自三藩市搶風頭的貝司手Cliff Burton,堅固了Metallica。雖然,事實上于對還沒在加州以外的地方表演過,感謝Ulrich在磁帶交換市場的脈絡,七首歌的No Life ‘Til Leather樣帶(在Burton加入前錄制)卻很快轟動了地下市場。

“我們中任何的一個被人注意到,都是因為那個市場。”Holt說,“你可以錄一個樣帶,然后做磁帶交換的人會把它傳遍全世界 —– 給所有的歌迷,雜志還有獨立唱片公司。”

“磁帶可以在非常快地傳一圈,” Ellsworth補充說,“因為在thrash剛開始的時候,圈子很小,專門渴望得到這類音樂新東西的歌迷很少。”

“當我聽到No Life ‘Til Leather” Ian說,“我立刻想,哇,在這個國家的另一邊,有人在做和我們正在做的一樣的東西。他們只是現在比我們好一點。”

1983年春,當Metallica來到紐約見Zazula 時,Ian和他們成為了朋友。樂隊常駐一個叫音樂大廈的地方,那是皇后區Jamaica的一個練習場所,Anthrax及其他當地樂隊也用。“我會坐在他們的房間里聽幾個小時他們的演奏直到結束,” 他回憶,“那真他媽的棒。”

在酗酒,個性極度反復無常的Mustaine被趕走那天Ian也在。“我來到音樂大廈做樂隊練習,Cliff站在外面吸煙,”他說,“他告訴我他們把Dave踢出樂隊了,我不信他。所以我到里面,其他人也告訴我相同的事,他們說,‘我們知道要這么做已經幾個星期了。我們今天早上叫醒他,他喝了很多,宿醉得厲害,在他明白發生了什么之前,我們把他弄了出去。’我問他們怎么辦,他們說他們已經找了另一個人正在過來,他的名字是Kirk Hammett,Exodus的吉他手。”

David Ellefson在明尼蘇達Jackson的一個農場長大,1983年6月,在高中畢業后的五天,來到了洛杉磯想成為一個搖滾明星。他搬到好萊塢Boulevard的一個單位,在他的正上面住著被炒掉離開Metallica回到洛杉磯的Dave Mustaine。當Ellefson告訴他的鄰居從未聽過他的舊樂隊時,還明顯憤恨著的Mustaine拿出一盒No Life ‘Til Leather,放入錄音機。Ellefson從喇叭中聽到的,是和他喜歡的NWOBHM音樂一樣,激進,朋克式的沖擊,但是更刺耳,更鋒利。

“我說,‘天呀!這真他媽的太酷了!’” Ellefson說。幾個星期后,他成為了Mustaine的新樂隊Megadeth的貝司手。“我喜歡很重的東西,比方說Maiden和Venom,”他說,“但我從來沒想過在一個thrash樂隊里,主要是由于,我搬出來洛杉磯前,從來不知道有這么回事。”

如果說新的音樂狀況令Ellefson大吃一驚,那么在迅速成為萌芽中thrash國度首都的三藩市,Megadeth的表演更令他得到了積極的震動。樂隊第一次旅行到灣區,Kerry King是樂隊的吉他手。“我覺得他想弄清楚,是要留在Slayer還是要試試新表演,”Ellefson說。“但我記得我們在一個唱片店做嘉賓,所有的孩子們尖叫,‘Slayer最高!’所以Kerry就想,哇,我可能和那些家伙們還有前途。”

“我大概和他們一起作了四五場演出,”Kerry談到Megadeth。“然后他們叫我正式加入,但是我不能,Slayer是我的樂隊。還有其他的問題,作為一個吉他手,Dave [Mustaine] 是高人 —- 絕對超級,他可以快速隨意地彈每個lick,不過有時他有點難以忍受,所以這就好像,‘伙計,你是一個偉大的吉他手,但僅僅如此而已。’”

感謝如Metal Mania般的樂迷雜志,以及當地電臺KUSE的全金屬節目Rampage Radio,樂隊們第一次來到三藩市,就發現是在已經知道他們所有歌詞的狂熱歌迷前表演。1982年秋,Metallica第一次來到三藩市做表演,樂隊受到了觀眾如此狂熱的回應,使他們離開了洛杉磯,搬到El Cerrito附近。

“Metallica在洛杉磯遇到很多問題,因為所有當地的俱樂部東主覺得他們不是太重,就是太朋克,”Slagel說,“他們在三藩市得到的反應比在家鄉任何時候都好太多了。”

毫無彌漫于洛杉磯俱樂部的,乏味的商業性音樂,南加州獨立的狀況,哺育了大量對thrash metal有著強烈感情的歌迷。那種投入和貢獻得到了演奏這種音樂的樂隊的回應。“Slayer第一次到洛杉磯,” Kerry King說,“每個人都對我們說,‘你們是一個出色的樂隊,但你們不需要化妝。’他們是對的,所以我們不化了,就是那樣。”

本地灣區俱樂部,如Old Waldorf 和Stone是很多樂隊第一次目擊人們做stage dive和slame dance,這兩個現在是標準的金屬音樂會的儀式,在thrash圣曲Anthrax的 “Caught in a Mosh”及Exodus的“Toxic Waltz”被贊頌。

“金屬總是關于甩頭和揮拳,” Holt說。“但是很多在三藩市的歌迷是朋克搖滾迷,所以他們在那里跳和在Dead Kennedys演出上一樣的slam dance。最初傳統的金屬迷們會退到一邊,他們會站在那里,在朋克后面被擋住視線。最后,他們都加了進去。”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18   回復此發言

——————————————————————————–

5 回復:★★★★★Thrash巨頭們★★★★★
“我記得那里甚至女性也很缺少,”Ellefson說。“后來當樂隊越來越受歡迎,就有了很多groupies還有漂亮的女孩出現。但是以前也有一些很厲害的女孩子來看演出,特別是在灣區。”

雖然在其他城市的聽眾不會像三藩市的一樣密切熱情地談論thrash metal,樂迷基礎卻日益逐漸擴大。Metallcia 1983年在Megaforce出的第一作品,Kill ‘Em All,
這張專輯包括No Life ‘Til Leather一些歌曲的重錄版,如有著巨大影響的“Hit the Lights”,在發行的頭兩個星期買出了近17000張。融合Black Sabbath的重量和 Iron Maiden的速度,Metallcia流暢硬朗的激響立刻引起了美國金屬迷的注意,他們中很多人是第一次聽到這種音樂。

“對thrash需求的重大因素是年輕和不滿,”灣區thrash樂隊Testament日后的成員,吉他手Alex Skolnick說。“我們都是些尋找認同的孩子—–我們中很多人在學校不合群,家庭生活也很苦,不管怎樣,所以我們很憤怒,那就是我們的發泄方法。這種音樂的歌迷也有同樣的感受。”

Kill ‘Em All初期的銷售數字也是唱片公司主腦Jon Zazula的一個勝利,他在唱片公司拒絕和Metallcia簽約后成立了這家公司。“Jonny曾試圖為Metallcia找到一紙合約,” Ian說,“在大唱片公司所有的人,在他播放他們的歌曲時,都用手指堵著耳朵,他們完全沒有頭緒。但當他們看到Jonny賣了多少便醒悟到,哇,有成千上萬的孩子喜歡這種東西。”

第二年,Zazula發行了Anthrax的Fistful of Metal,這張以樂隊對NWOBHM的愛滲透入他們原籍城市紐約代表性的朋克搖滾。那是一種聲音,以Ellsworth的話來說,給很多東岸thrash樂隊予個性。“紐約有那么大的朋克環境,你不能不被影響。對此我們都覺得很驕傲。Ramones并不屬于所有人—-他們是我們的。”

在西岸,Metal Blade唱片公司1983年令人驚奇地賣出了10000張Slayer的Show No Mercy,這是一張為野蠻的激進,盲目的速度而高興地放棄了旋律性,在歌手Tom Araya令人心驚的尖叫下,伴以King和伴隨的吉他手Jeff Hanneman釋放的連串邪惡鋒利的riffs的作品。同期,1985年Exodus也在Torrid 唱片發行了Bonded by Blood,專輯反映出緊湊的三藩市圈子的態度和理想,在樂隊脆利,緊密的樂曲中,以主音Paul Baloff唱出對thrash metal一生的奉獻。1985年在Combat出的他們的處女作,Killing Is My Business … and Business is Good! ,Megadeth帶出了一種更精確且技術型的thrash,并帶著樂隊中兩位技術精湛的,受爵士樂訓練的成員,吉他Chris Poland及鼓手Gar Samuelson的音樂特征。

“Dave和我是金屬樂人,Gar 和Chris在做前衛融合(progressive fusion)音樂,” Ellefson說,“因此隊中我們所擁有的能力非常猛。關于我們演奏歌曲的速度,我記得開始不久 Dave 收到一個住在灣區少年歌迷來信,寫道:‘急不可待地想聽你的新東西,希望那比Metallica快。 ’我們第二天去排練的時候,所有東西的速度都跳到每分鐘50拍!”

Mustaine和他舊樂隊間未決的往事,變成了一種競爭成為了他在Megadeth工作的動力。“就在我遇到他的時候,很明顯失去Metallica的演出是一個重大打擊,”Ellefson說,“因此兩個樂隊一直關系緊張,雖然我記得Lars曾來過我們的一些表演,還會表現出在關注我們在做什么。但是我覺得當他們在的時候,Dave真的很尷尬。那永遠不會是令人舒服的情況。”

當唱片出現在全國的唱片店,thrash樂隊出發做第一個新發展,盡管是很簡陋的巡回。“他們第一次出去,我想Slayer用一輛Camaro和一輛旅行車,”Slagel說,“所有的東西都是我們自己訂的,甚至沒有足夠的錢給巡回支援 —- 我想我們甚至都不知道巡回支援是什么。我就是告訴他們,‘再見,希望你們夠錢回洛杉磯!’”

“在第一次Megadeth巡回的某個時候,” Ellefson說,“我們刷爆了卡,我們的小貨車也壞了,所有的事都不順,Combat就是說,‘你們應該回家找份正經工作。’我們說,‘你知道麼?去你媽的!’那只能叫我們更加努力。”

盡管沒有資金,極度節儉的巡回,和每次都帶回更多投入的歌迷,令樂隊們克服了種種難關。“Anthrax第一次全國巡回是84年和Raven一起,”Ian說,“我可以看到事情真的開始了,我們在全國演出,并且做得很好,每到一個地方都滿座。”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19   回復此發言

——————————————————————————–

6 回復:★★★★★Thrash巨頭們★★★★★
沒有主流全球分銷商,thrash開始靠巡回令他們的音樂傳播。他們不斷演出的結果,樂隊很快發展成為第一流的現場表演者。

Slayer,特別以煽動觀眾激烈回應而聞名。

“在我們的第一次巡回,我們做Slayer的暖場,” Overkill的Bobby Ellsworth說,“Overkill那時還不出名,暖場那晚,我們被大量的硬幣和濕紙斤打中。”

King說,“一次,我們在芝加哥委Trouble暖場,那里是他們的家鄉。在他們整個演出中,觀眾們反復呼叫‘Slayer!’,那是他們的觀眾!”

Megadeth是另一個以現場表演聲譽聞名的樂隊,不過他們的情況是,和他們神奇的音樂功底一樣的,時時無常的臺上行為。當時很多thrash樂隊放縱自己于酒精和毒品中,那是搖滾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也是一個包袱。Metallica被那些知情的人戲稱為“Alcoholica”,Megadeth豐富的濫藥酗酒故事是一個傳奇式的。

“我們演出很不穩定因為我們在臺上常常是廢的,”Ellefson說,“我記得一場表演Dave向Gar吐口水,因為一首歌他沒能準時開始。于是Gar拿起一枝鼓棒扔向他,Dave想用他的Flying V.打他的頭來回擊,那種事常見。”
當八十年代中期,thrash metal從地下爬出來,樂隊開始在全國萌芽 —- 從三藩市的Legacy(即后來的Testament),Death Angel及Cossessed,到紐約的Nuclear Assault 和Carnivore。其他美國城市也開始輸送出本地成長的天才:西雅圖制造了Metal Church,而鳳凰城此時生養出了Sacred Reich,同貝司手Jason Newsted所在的Flotsam & Jetsam。磁帶交換市場和金屬雜志,如法國的Enfer,荷蘭的 Aardschok,及英國的Metal Forces繼續蓬勃發展,助長了新的一批世界各地的thrash樂隊,包括巴西的Sepultura,加拿大的Voivod和Annihilator,以及丹麥的 Mercyful Fate。德國證明了是此種音樂的一個特別據點,大量制造出猛烈,快速的樂隊,如:Kreator,Destruction和Sodom。

大體上說,這類音樂依然獨立于主流之外。毫不意外地,那個改變了一切的樂隊是Metallica,1984年秋,他們和大唱片公司Elektra簽約,當時他們剛錄制了第二張專輯Ride the Lighting。這張專輯的歌曲有引以為榮的緊湊出色,富專業技巧的編曲,復雜的樂器演奏樂段,同激發思考的歌詞,此專輯,特別是那首強有力的抒情曲“Fade to Black”,對樂隊及thrash metal來講,都是一個巨大的向前飛躍。

“Metallica真正用“Fade to Black”推開了限制,”Slagel說,“那是第一次有樂隊這么做。我記得一些死硬歌迷指責他們用那首歌出賣了自己,但十分明顯,那就是一首偉大的,寫得極佳的曲子。” Ride the Lighting最終努力拼搏上了排行榜前100大碟榜,主要的唱片公司紛紛來找他們。Island唱片公司搶到了Anthrax,當其時,1986年,Slayer 跳去了Rick Rubin的Daf Jam imprint,那是一家名單上占據了主導地位的,都是像LL Cool J 和Beastie Boys那樣說唱藝人的唱片公司。其后不久,Megadeth帶著第二張專輯Peace Sells … But Who’s Buying? 轉到Capitol。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20   回復此發言

——————————————————————————–

7 回復:★★★★★Thrash巨頭們★★★★★
不過,盡管樂隊們如今在大公司旗下演奏,他們仍舊傾向于按自己的方法做事。Thrash metal由無章無法而生,而且出現時間相對較短,獨立于主流之外,進入了世界性的發展。因此,眾樂隊從來沒有給自己什么條條框框,就算是在簽約大唱片公司后,他們還想保持這種藝術上的自由。

“金屬樂一直包含的整個態度是,‘我們才不他媽的管,我們要做我們想做的,”Holt說,“我總是說,沒有人比在Exodus的成員們是更大的Exodus迷。我們寫讓自己高興的東西,而那是唯一真正表現音樂的方法。”

“對Anthrax來說,最重要的是,永遠不要有我們被鎖住只做一件事的感覺,”Ian說,“目的是,永遠挑戰我們自己,并且令其永遠有趣。”

這一切的結果是,跟著的幾年,成為了一段急速創造的時期,那是一個thrash樂隊不僅伸展了此類音樂的限制,并帶其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領域。1985年,錄制他們在Island第一張專輯Spreding the Disease時,Anthrax的Scott Ian和 Charlie Benante組成了Stormtroopers of Death,發行了一張專輯Speak English or Die,將重金屬與硬核結合在一起,S.O.D.是crossover的一個早期例子,crossover用于雜交樂隊如:Suicidal Tendencies,D.R.I.和Corrosion of Conformity。兩年后,Ian同其他Anthrax的成員以第一首真正的說唱/金屬歌曲“I’m the Man”,向誕生于他們家鄉紐約街頭的嘻哈音樂致敬。

“我們非常迷Run-D.M.C., LL Cool J,Eric B.和 Rakim所有那些的東西,”Ian說,“我在皇后區Hollis(Run-D.M.C.的家)三里外長大,你很難不成為一個歌迷。我們發現既然Beastie Boys就是用重型吉他加上說唱,我們也能用同樣的方法寫首歌。”

對新的大唱片公司寄予的高度期望,Slayer用錄制在音樂和歌詞上都是他們最極端的專輯來回復,那便是1986年的Reign in Blood。樂隊特有的盲目飛快的節拍被推上了一個近乎非人所為的速度。而且,專輯的開首曲“Angel of Death”編入在二戰期間納粹“醫生”Josef Mengele在集中營所作的殘暴實驗。Def Jam的分銷商CBS因懼怕對此歌的反應,拒絕發行。

“因為這首歌我們惹了不少麻煩,”King說,“尤其在歐洲,那里對這種事更敏感。但這從來沒能阻止我們做自己要做的事。我們總是喜歡當壞人。”

如果說Slayer的Reign in Blood,是thrash metal不會考慮主流市場接受能力的
一個大膽聲明, 1986年Metallica努力出的Master of Puppets,卻告訴人們可以接受的人已經在那里,并且數量比任何人想象的都大。盡管沒有電臺和MTV的播出,這張專輯一發行馬上進入了排行榜的大碟榜。隨著Metallica只能做像為Ozzy Osbourne的Ultimate Sin巡回暖場這樣有限的工作,那段時間,他們煽動性的演出每晚可以得到數千的新信眾,Master of Puppets被認證為金唱片,這是首張thrash專輯銷售超過五十萬。

不幸的是,勝利很快被悲劇打斷。那年的九月二十七日,當Metallica在穿越歐洲進行主演巡回時,他們的巡回巴士在瑞典結冰的道路上跣滑翻側,奪去了二十四歲Cliff Burton的生命。意外引起的反響震撼了Thrash metal社群。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21   回復此發言

——————————————————————————–

8 回復:★★★★★Thrash巨頭們★★★★★
“那對這個圈子的每個人都有影響,因為Cliff是那么重要,”Testament的吉他手Alex Skolnick說,“我記得我們是在去Megaforce試音那天知道這件事的。他們來到我們在奧克蘭的排練錄音室,Jonny Z告訴我們發生了什么事。我們最后得到了合約,但表演時充滿了悲傷的氣氛。”

“那是一個恐怖的時刻,”Ian說,“你就是不能想象這樣的事會發生在你的一個朋友身上,尤其是當你在巡回的時候,因為對于整個情況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但我知道Metallica余下的人絕對不會考慮解散,為何我們要停止?那是Cliff最不想我們做的事。”

毫無解散之意,Metallica和前Flotsam & Jetsam的貝司手Jason Newsted聯手,帶著整個thrash音樂一起向更高的頂峰前進。

在八十年代底有五十個新thrash樂隊—–但四十八個都糟透了。”———Kerry King

八十年代末,thrash metal滲入音樂工業各個層面。印刷良好的大公司雜志,包括Circus和Hit Parader,這些以前是如Jon Bon Jovi這般撅著嘴,長卷發的搖滾明星的根據地,現在分給Metallica的版面和給M?tley Crüe的一樣多。MTV的每周重金屬節目Headbanger’s Ball,給予Megadeth和其他thrash樂隊固定的播放率,這種音樂也是像南加州KNAC般金屬電臺的主要播出內容。1989年,Metallica首個音樂錄影帶,…And Justice for All專輯中的“One”成為了MTV每日下午點播節目的最受歡迎歌曲,并在他們的頻道中不停地來回播放。第二年,“One”得到了格萊美的最佳金屬表演獎,這是唱片工業協會的某種認可,他們的投票者被嘲笑為無望的,完全和世界脫節,在前一年不知道要給樂隊獎勵之后,這才補上。

八十年代尾,每個主要唱片公司都有thrash樂隊藝人在他們的名單上,當其時,像Metal Blade那樣小公司的主要樂隊藝人都可以買出超過十萬張的專輯,那時,大量的樂隊在獨立唱片公司旗下。只是幾年前,Jon Zazula在希望為Metallica找到一紙合約,去見大唱片公司的行政人員時,還被嘲笑。現在他的Megaforce imprint是像Overkill和Testament這樣樂隊的家,而Atlantic Records是他們的分銷商。

Slagel說,“在事情發展得很慢的時候,這個圈子我們中的很多人已經做了很多年。突然之間,thrash爆炸般地竄起發展,很多東西變得很大,人們不知道或了解這是開始出現很多并不怎么樣的樂隊的信號,那一定程度上毀了thrash。”

當thrash metal的受歡迎度如火箭般竄升,圈中涌現出大量的新人,他們中的多數缺少,創造這種音樂的先驅們賦予這種音樂以個性的創新和獨特性。“如果你在八十年代底停下來看看周圍,”King說,“忽然間就冒出了五十個新thrash樂隊。唯一的問題是,他們中大約四十八個都糟透了。”

“加上,新樂隊沒能喚起同樣的民間投入,”Skolnick說,“最開始的那班歌迷開始年紀大了,不再像以前那樣去那么多演出,新一代年輕些的孩子喜歡像Nirvana,Smashing Pumpkins,Sonic Youth那些另類(alternatvie)音樂。”

結果,跟著的幾年那些名字等同thrash metal的樂隊開始試圖跳出音樂類型的限制。“整個的變動都很好,”Ellefson說,“1991年我們看看周圍想,我們從83年就做這些東西,肯定還有更多別的東西在那里。”尤其是Metallica,以1991年的Black Album帶著他們的音樂轉入一個新方向,開始登上成為搖滾樂最著名的名字之一的頂峰之途。

這便是thrash的高峰,只是在幾年前,Metallica的…And Justice for All成為了他們第一個成功的白金銷售數字,為宣傳專輯,樂隊踏上龐大的,140天,運動場級,售罄的美國巡回。1991年的Clash of the Titans巡回,Anthrax,Megadeth和 Slayer可以帶著他們自己的勝利席卷全國。

“我傾向認為那個巡回,總的來說是thrash進程的頂峰,”Ellefson說,“因為它向每個人證明了整個事情有多么宏大。那也是對那些,可以來看這三個從無到有,一起在世界最大舞臺表演的樂隊的這類音樂長期樂迷的一個認證。還有什么比這更好?”

他停了停,在回答自己的問題前笑了出來:“我想如果我們還有Metallica也在那里,每個人其后可以離開去自殺了。”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22   回復此發言

——————————————————————————–

9 回復:★★★★★Thrash巨頭們★★★★★
這是一個講述美國Thrash Metal的故事,看完之后你會知道他們之間的縷縷關系,更清楚Thrash Metal的發展過程,強烈推薦喜歡Thrash朋友看完

作者:metallicafans 2019-12-8 12:27   回復此發言

——————————————————————————–

10 回復:★★★★★Thrash巨頭們★★★★★
非常棒!!!!

作者:JephieChin 2019-12-8 14:08   回復此發言

——————————————————————————–

11 回復:★★★★★Thrash巨頭們★★★★★
頂置!!

作者:奧特曼的鼻血 2019-12-8 21:12   回復此發言

——————————————————————————–

12 回復:★★★★★Thrash巨頭們★★★★★
頂了!!!

作者:林點去件 2019-12-9 19:17   回復此發言

——————————————————————————–

13 回復:★★★★★Thrash巨頭們★★★★★
頂一下!!

作者:ThrashMetal 2019-12-12 12:48   回復此發言

——————————————————————————–

14 回復:★★★★★Thrash巨頭們★★★★★
寫的真棒!!!

作者:59.44.39.* 2019-12-21 22:44   回復此發言

——————————————————————————–

15 回復:★★★★★Thrash巨頭們★★★★★
頂!

作者:硬搖滾樂手 2019-12-22 00:03   回復此發言

——————————————————————————–

16 回復:★★★★★Thrash巨頭們★★★★★
sddd

作者:58.244.10.* 2019-12-22 22:49   回復此發言

——————————————————————————–

17 回復:★★★★★Thrash巨頭們★★★★★
d

作者:124.227.101.* 2019-12-25 21:01   回復此發言

——————————————————————————–

18 回復:★★★★★Thrash巨頭們★★★★★
頂!!!

作者:61.178.21.* 2019-1-5 16:25   回復此發言

——————————————————————————–

19 回復:★★★★★Thrash巨頭們★★★★★
狂狂狂狂狂狂狂狂狂狂狂狂狂狂頂!!!

作者:218.62.61.* 2019-1-25 15:25   回復此發言

——————————————————————————–

20 回復:★★★★★Thrash巨頭們★★★★★
頂一下

作者:Metal_WD 2019-2-3 20:57   回復此發言

——————————————————————————–

21 回復:★★★★★Thrash巨頭們★★★★★
原文在那里,到處都找不到。希望看到全部的